Banner
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内容

德国小升中成绩居然被密封,请问我该慌哪一批?

文 | 特特妈

转载自公众号“特特米拉在德国”(ID:tete-mila)。特特妈留学工作定居德国十七年,分享德国教育和家庭生活点滴,喜欢组织小而精致的亲子活动。


前几天病了,小感冒,头痛肩膀疼,娇气的请着病假多睡了几觉,为了体验好,床上还立个PAD看韩剧。

前几天病了,小感冒,头痛肩膀疼,娇气的请着病假多睡了几觉,为了体验好,床上还立个PAD看韩剧。


结果好多妈给我发美国推娃,问我德国推的凶不凶。


怀着生怕给孩子拖后腿的心情一跃而起,看完文章又忐忑的梳理了一遍自己的陪娃生活。


还好。


身边的亚裔推妈不少,我尽量不扎堆。妈妈们真的超级热心,但能有股子力量让人烦躁不已坐立不安。


不同城区的比着授课内容,不同城市之间比着小学作业,不同州的比着小升初的考试,比谁家孩子中文识字多,比谁家孩子钢琴一等奖。


无意识的吸收着大量别人的状况,无差别套用在自己娃的头上,彼时只记得自己推娃推得不够的地方了。


问问好自己地区和家附近邻居,比全德国范围的打听,比国内国外的比较,高效而有用。


总在中国人圈子里打听消息,就避免不了上述的跨区了解一些自己完全用不上的信息。


打个比方。


法兰克福所在的黑森州的小学升中学,所有小学成绩一律不允许提供给中学作为参考,全部密封。鸡过的娃考1分,熊娃4分,谁知道呢?


小学班主任唯一掌权的只有推荐信,在那个推荐升文理中学的地方盖个章表示同意。


班主任给不了任何描述性的评语,老师喜欢你,喜欢你的爸妈,也无能为力,升学表格没有她写字发表意见的地方。


你看,如果非要去上文理中学,学渣也是很有希望的,只要家长和孩子都非要去文理中学,一定给你上。这也是黑森州的规定。


唯一不确定的因素呢,就是离家最近又最好的文理中学,有可能得不到。因为报它家第一志愿的孩子多,多了怎么办?


看你的哥哥姐姐在不在这个学校,兄弟姐妹肯定优先,这一点,在德国永远要推也是推老大啊,老二幸福多了。看各个区之间有没有协议,比如某些区的孩子就要优先去本地区的学校,那么别的区的不会优先考虑你。然后还有多的申请者怎么办?


抽签。


连分数都不看,抽签。


我突然觉得还是要看分数才可能跳跃固有阶级啊,愿意收钱开后门的学校也是给了焦虑父母一条路啊。


然后就是突然释然一笑。


反正都是抽签,还是心态放松的按部就班吧。八九岁的孩子可以有八九岁孩子的样子!


上了文理中学的学渣,日子不会太好受的,中学考试那么多,分数考不好压力大了自然就想转会了。


尤其是德国佛性父母,我觉得比推妈更多,他们会真的给孩子一条适合他的路,而不像亚洲家庭一样死揪着非文理中学不读。


这方面也有德国教育体制原因,双轨制教育在德国做的很出色。


文理中学毕业生对口德国大学,可以直接参加Abitur考试(类似于国内高中的会考,但是分数计算方式不同),侧重为大学输送适合科研的人才,学习难度和内容较高,内容侧重理论性,是做学问的地方。


其他的几种中学形式类似于国内的中专和技校,侧重的实操和运用。


分流和淘汰,生物界也是这样的。


而一心想要去最理想学校的孩子,中学生自愿转学也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因为有资源的流出,自然有空缺的席位给胸有成足的孩子。


作为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家长,明年孩子就要面临小升初,我能做什么?


第一,就是正确滴,及时滴,发现上述我们居住地区的升学政策。


第二,花大量时间陪孩子,了解再多别人家的鸡汤,不如详尽了解自己孩子的个性和喜好特长。


第三,以上两点结合。


我知道我家老大智商情商都还可以,老母亲自然是希望给他争取最好的中学资源的。


但是回到上述客观条件,分数封闭,老师只盖章,面试也没有,又不会搬离本地区,不考虑私校。


何不让孩子多做一些发展自己特长的事情?我知道他在哪里也不会是成绩最好的,但是也不会差,他社会关系好,快快乐乐的如鱼得水。


坊间传说,现在快快乐乐的,将来就该操心了。


我也不是没有操心过。老大的考卷,拿回家不仅自己要纠错,我也会暗地里分析一番。


英语和自然总能考好。数学偶尔1-纯属粗心。德语比较不稳定。好的就不说了,最惨烈的一次是考语法。


一共72个考点,有一道10个考点的题压根没动,除此以外被扣了2个考点,最后得了3(大概就是百分制的七十分)。


这个没有做的题在首页,拿到试卷我第一眼就看见了0/10,吓得我手抖,半天翻不到卷子最后看总成绩。


我问特特,怎么整道题没有做,他说没看懂什么叫作Pronomen(代词),就想着放到最后别的都做完了再写,全部写完又忘了。


其实主要还是不知道什么是Pronomen。


又仔细看了题目要求,在一篇短文中划出全部的十个代词(ich我, sie她, er他, wir我们 ... ...),他不知道什么是代词,自然完全就没有落笔。据说他那个最好的朋友安东跟他一模一样,这道题一点都没有动笔,两个人都开心地捧着3就回家了。


这个概念老师没有特别强调,因为后面还有好多涉及到代词加上动词词尾变化的题,比如ich nehme, 然后让填du-Form 和er-Form之类的,他都没有错,我估计他没有注意到这个“Pronomen”单词本身,或者听得不多,所以不知道题目让干嘛。


他的德语老师考前从不划重点(听说很多老师都会划重点,别紧张,所以不要瞎横向比较,有的学校考分高,老师都把考试要点喂到嘴边了),所以孩子们复习起来也是东一头西一头的。


不过长远来看,考试不是为了考倒孩子们,而是提醒他们这个知识点很重要,错了这次,他马上清楚的知道了什么是代词。


这不就是学校教育的目的吗?


不是吗?


估计这也是不以分数论英雄给老母亲带来的美好心态。


我紧张焦虑不起来,我更在乎他是不是适合走读书这条路,对哪门学科更擅长,对哪个领域别有兴趣,我希望能提供给匹配他的教育资源。


觉得孩子没有拿到1分就呼天抢地的父母们,你们有没有考过七八十分?门门都满分的你,现在过得怎么样?钱多吗?幸福吗?人生知足吗?估计有人会说时代不同了。


说完了升学,说完了自然淘汰,说完了分数,再来说说兴趣课。


为什么我看到的德国中产很在乎娃的发展,但并不认为德国教育普遍推娃?


德国真的是在营造一个适合“平等的人”的大锅饭社会。


一说,这样可真的不行,德国的将来铁定被美国中国推妈鸡娃超过的,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就是这样乐于现状安于享福而没落的。


另一说,相对于亚裔赤裸裸的在乎分数,必须一手成绩一手运动一项乐器的推娃,德国人确实含蓄理智的多。


大多数德国家庭,他们确实会为了孩子选择兴趣课,但除了幼童时期(5岁以内)Kinderturnen儿童体操,Schwimmen游泳和大众化的亲子音乐Musikgarten,单项专长一般六七岁开始居多。


我没有在全德国范围调查数据。我们住在一个德国本地人居多的村子里,老村子,很多家庭都是爷爷奶奶就在这里住,中产居多,房价不低,几乎都是Haus,很多孩子。我的数据就算是抽样吧。


我身边的德国妈妈很平和,万幸。米拉上一年级,钢琴和手球已经学了一年半,游泳铜牌幼儿园就有了,目前在mini talent group练游泳,因为不到7岁不够进入talent group所以把这些小苗子归在一起一周一练等他们长大。她的好朋友们选了儿童体操和跳舞,正计划要选一个乐器。


亚裔孩子有年龄优势,他们单项学得早,用亚洲方式练基本功,在德国各项比赛时,用年龄就圈出优势。无可厚非。


比如德国青少年乐器比赛,几乎U7(七岁以下组)都是亚洲孩子在比赛,德国人没几个会把那么小的孩子送去练琴,而且是为了比赛而进行专业练习,领奖台上亚洲面孔居多。


亚裔信奉抢先一步专业化路程,少走弯路,讲技巧,信奉成绩带来成就感,不首先看兴趣,但是德国的大环境不是这样的。


他们以培养孩子兴趣为主,所以起步很慢,但是细水长流。优秀的运动员和音乐家,德国并不少,而且他们还可能不是专业选手,平时的职业可能就是邮差,公务员,但同时还是世界冠军。


不专门为了名师而不辞千里。


比如舞蹈。会把孩子专门送去专业舞蹈学校挑一个得过各种奖项的老师教的,不多,尤其是初期。


米拉所在的舞蹈班,因为私教老师租用了我们村政府的一间教室,地理位置很便利,孩子们放学后就可以三五成群的结伴去跳舞,来的孩子越来越多。


前几天老师说,她想给孩子们换一个专业舞蹈教室,带整面墙大镜子的那种,可能会在隔壁村子。


结果家长们纷纷反对,如果离开了本村,我们就不来了,太远了我们不送的。而米拉舞蹈班同一时间段上有她和三个女孩是同班同学,一共有六个女孩来自同一个托管中心,她们都一起走路去跳舞。


特特在隔壁村子乒乓球协会打球,那家明显比本村要组织的更好。他的好朋友们都想跟他一起,开车10分钟而已,但是每次打球时间有一个半小时。


几个好朋友的妈妈考虑后还是决定就在本村的乒协算了,图个近时间早,不想远送,又不是要拿名次,主要就是锻炼身体,孩子们一起玩玩。


最主要的,她们说,不想降低生活质量,一家人可以围桌聊天慢慢吃个简单的晚饭,这样的生活至少要保证一周有几天。


会就一两项兴趣课坚持下去,但目的不是为了升学加分。


兴趣专长几乎会陪伴德国孩子长长的小学和中学生涯的,即使到了中学的下午也有很多时间没有课,孩子们就骑着车去自己的训练中心。


但每一项兴趣课的训练时间每周至少两次,不管跆拳道,乒乓球,还是手球,游泳,足球,都有专业的运动俱乐部,更不要说学习单项乐器,学校和教会的合唱团,非常的普遍,训练时间只会越来越多,周末还常常都有大大小小的区域性比赛。


每个中学都有自己的特长,比如侧重运动或者音乐或者数理化等等,如果能进入与孩子爱好特长匹配的中学,孩子读中学会很有乐趣。


鉴于我们所在地区的升学方式,特特米拉从小有机会接触到各种喜欢的球类,运动,艺术,音乐,机器人。


有的时候也要考虑孩子的小学同学和朋友啊,我们小学升文理中学的比例很高,大家都去的学校,人文环境很熟悉,何乐不为。


特特很喜欢去童子军,每周四傍晚一个半小时,正是他享受个人空间的好机会。


他喜欢户外,喜欢自由,喜欢动手,喜欢团队,不管是招呼别人一起干,还是给别人当小弟,他都乐在其中,这是极好的社会关系课堂。


但这也是一个不会有比赛,不会有奖章,不会有排名的“兴趣课”,没有人正儿八经的上课,他们就是每周都泡在一起,制定计划,落实细节,动手实干。


于他的人生来说,童年会多很多这样与伙伴追逐,嬉闹,自由自在的回忆。


育儿路上我常常反省自问,怎么样算是推妈?是对孩子学习和升学和兴趣上心的妈妈?还是万事必争第一梯队的妈妈?


前者应该更多是关注孩子自身,后者更多是拿孩子跟别的成功孩子的比较,要做人上人的姿态。


怎么样算是育儿的成功?是和睦的家庭关系,孩子个性和特长的簇拥,还是给他无数盔甲,带着远瞻杀出一条血路来?


每个人肯定会有不同的答案。没有普适的标准,但这两个问题可以随时提醒自己。


说实话,成绩被密封,我还是有点小庆幸这种制度的。这样的资源调配,确实稀释了焦虑,提供给了家长和孩子一个有弹性的生活空间。行,孩子就继续往下读,不行,孩子自然就另辟捷径。


特特米拉小小的世界里妈妈简直无处不在,抠细节,掰利弊。我努力让自己,去做一个可以教他们全面思考,拥有独立能力和良好习惯的妈妈,也努力让自己留给他们一个淡定坚决的背影,毕竟,能和他们共同成长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。